谢景行

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

 

无可救药 04

twinklewang:

04


 


升高三那年的暑假,王源和已经成为准大学生的王俊凯有过一个小约定。


那时王俊凯还在毕业旅行,王源一个人上补习班实在无聊,就拍了一张前排女生塞到自己笔袋里的德芙巧克力,给王俊凯发了过去。


本以为要过几个小时才能收到回复,哪知道对方当即一个电话打了过来。


幸亏手机调了静音,王源朝讲台上瞄了两眼,发现老师正在写板书,便猫着腰悄无声息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。


“喂,你不是在厦门玩呢吗,干嘛打电话过来?”


“你刚才发给我的那巧克力,是什么意思?”


“就,补习班女生送的呗。”


对面立即换成了苦口婆心的语气:“王源,你马上高三了,注意力放学习上。”


“啧,啰嗦。”


“也不准早恋!”又是一声警告。


王源听完,视线轻轻地落到脚尖,嘴角不自觉地勾起,吓唬他道:“你现在去了C城,没人管着我,这可就不一定了。”


王俊凯那边先沉默了半晌,似乎是意识到王源在开玩笑,才笑着调侃道:“你之前不是嚷着要来C城吗?要是不乖乖学习,怎么来找我?”


王源瞬间就不服气了:“谁说要找你了?”


“那行吧,”另一边倒是好整以暇的态度,料定了王源是在赌气似的,“你爱来不来咯。”


“......”


“王源儿?”等了半晌也没听到声音,王俊凯方才收起了玩笑的心思,“喂......我逗你的啊你听不出来?”


王源当然知道他是开玩笑。两人从五岁就认识,对彼此再熟稔不过,怎么可能连真话假话都分不清。只是他......


他唇边嗫嚅了一会儿,才道:“你到底想不想我去C城......”


想不想我去C城......找你。


电话那边一阵窸窣的响声,王俊凯似乎在调整着手机的位置,片刻后,便是温润的笑声响起,回答的嗓音也变得清晰:“傻子,你想来的话,我肯定等你啊。”


那颗悬着的,空落落的心,终于缓缓落了地。王源深吸了口气,答道:“那你放心,我会去的。”


“前提是你得好好学习,”王俊凯的语调渐软,似乎在哄小孩一般,又像是吃醋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高一高二那帮小姑娘,看见你以后那狼眼睛都放绿光。”


“噗,”王源没绷住笑出了声,“你也知道她们觊觎小爷的美貌啊,又是情书又是巧克力的。那我要是没把持住.....也怪不得我吧。”


“可把你能耐的。”


王源几乎能想象到王俊凯在那边无可奈何又笑意盈盈的表情。这样的表情是不是只对着他才有。


如果王俊凯有了女朋友,如果王俊凯不再是自己的所有物。


那些无奈的,宠溺的。佯怒的,懊恼的。笑而不语的,焦头烂额的。所有那些表情,是不是就不再是自己的专享。


他不要,他也不允许。


想到这里,王源不免有些阴郁,低着眼帘向电话那头轻声道:“我可以跟你保证不早恋,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
“你说。”王俊凯闻言,语气也带了丝好奇。


王源的门牙磨着下唇,把唇肉磨得有些红,直到麻木的知觉感应到疼痛,他才清醒过来,鼓起勇气道:“条件就是,你也不准谈恋爱......我一个人单身太孤单了。等我上了大学,你再找女朋友。”


令他惊讶的是,他的话音方落,那边的回答已经响起。


仿佛早料到了他会这么问,仿佛早就准备好了回答。


王俊凯的回答是:“好啊,我同意。”


 


王源一直到后半夜才昏昏沉沉地睡去,第二天一早却被王俊凯从床上捞了起来。


“现在买高铁票肯定要排队。我们早一点去,免得等太久。”


“......”


睡眠不足六个小时,王源简直一身的起床气没来得及发。蓦然间想到自己昨晚擅自偷走的吻,又觉得心虚,便任由王俊凯摆布着到卫生间洗漱,更衣。又被塞了两只食堂买的肉包子进肚,便出发了。


到了火车站,果然已经排起了长队,王俊凯帮王源拎着塞满了特产的书包,叮嘱他下了高铁不要打黑车,最好是乘地铁。


王源在他老妈子般的絮叨中忍无可忍,顶嘴道,我马上十八岁的人了,而且是男生,到底有什么好担心的?我能安安全全地来找你,自然能毫发无伤地回去。


王俊凯被他这一番翻身农奴的架势吓了一跳,很不是滋味地说,现在长大了,用不着我了是吧?以后受委屈了可别给我打电话哭鼻子。


王源有板有眼地保证道,您老放心,绝对不会。


 


    高尔基说过,flag不要立得太早,容易打脸。


王源不久之后就意识到了这个道理。


回家后第二周,就是重庆市一模。那天王源考完最后一科英语,卷子刚交上去,还没来得及出考场,就被监考老师喊住了。


他怔忪着回头,看到监考老师从他刚才坐的座位的桌肚里拿出了一张纸条,一张写满了小抄的纸条。


王源叫苦不迭,又百口莫辩,直接被监考老师带到了教导处。


人证物证俱在,即使纸条上的字迹不是王源的,也可能是别人替他抄完借给他的。重点是,这张纸条出现在了王源的桌肚里。


班主任解释说,王源的英语成绩一直很好,实在没有打小抄的必要。教导主任却坚持要请家长来,甚至威胁说,如果这件事查不清楚,王源被冠了模拟考试作弊的帽子,极有可能失去今年的高考资格。


王源给周慧打电话的时候,甚至有些难以启齿。偏偏周慧前天刚去了武汉出差,一时半会赶不回来。她听完王源转告的教导主任的通牒,也急得不行,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。


她在电话里说:“源源,你先不要着急,给俊凯打电话吧。他从C城应该能很快赶过来......而且他去年刚考完,肯定知道怎么处理好。”


王源挂掉周慧的电话,盯了联系人里王俊凯的名字良久,还是按下了通话。


王俊凯估计在上课,隔了好一会儿才接起,声音里带着短跑过后的微喘:“怎么了?你今天不是考试吗?”


“我考完了。”王源听见对方关切又沉稳的嗓音,眼圈瞬间红了。


王俊凯立刻察觉出不对,凝眉问道:“怎么鼻子哝哝的,没考好吗?”


“王俊凯,”王源嘴巴无辜地撅起来,委屈道,“监考老师说我作弊了。”


“什么作弊?”王俊凯的语气也跟着严肃起来。


“就是......她从我桌子里找到了一张写了小抄的纸条,说那是我作弊的证据。”


“不是你的小抄吧?”王俊凯问道,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。


“不是。”王源吸了吸鼻子。


“嗯,”王俊凯似乎松了口气,“但老师要找家长是吗?”


“对,可我妈还在武汉那边,最快也要明天回来。”


“我知道了......源儿,不要慌,我现在就去找你。最多一个小时,肯定到。”


“......好。”


王源抿着皲干的唇瓣,刚把电话撂下,又有微信的提示音响起。


是王俊凯的消息,“乖乖等我。”


王源盯着那四个字,就不自觉地笑起来。


说来也怪,连在妈妈面前都觉得难以启齿的事情,怎么对着王俊凯就只剩下了委屈。明明说好了不哭鼻子,可是对方的声音一响,他的眼睛怎么就湿了呢......


 


王源回到教导处,和教导主任说:“刚才给家里打过电话了,也说过了。但我妈妈还在外地出差,哥哥来可以吗?”


“你哥哥多大?”教导主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。


“大学。”


对方的眉毛一竖:“大学生能负什么责任,跟你一样的小屁孩子。”


班主任连忙站出来,护着自己的学生:“主任您别说了,王源他妈妈平时真挺忙的,有时家长会都参加不了。”


“那他父亲呢?”


“这......”班主任面露难色。


“我是单亲家庭的,主任。”王源轻声道。


主任闻言脸色一阵泛白,似乎也觉得自己话说得过了,便干咳一声,算是应了王俊凯顶替家长的事情。


王源在教导处等了不到五十分钟,就听到走廊里一阵哐哐的脚步声。王俊凯推开门的时候,卫衣的帽子都是飞起来的。


“源源!”他大步走进来,殷切又心疼的眸光滑过了王源有些憔悴的脸庞,宽厚的手掌抬起,按在对方的肩膀上,用力地捏了捏,“没事儿啊。”


他侧身朝教导主任郑重地点了点头:“主任您好。”


教导主任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:“俊凯?”


他自然是认识王俊凯的,一来这孩子是八中前两年团支部的学生干事,二来他去年又以年级第三名的好成绩被K大录取。


看到了王俊凯本人,他已经蹙了一下午的眉心终于舒展开。


“你是王源的哥哥?我之前怎么没听说......”


“哦,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只是从小一起长大。周阿姨这两天有事赶不回来,就托我先来看看。我听王源在电话里说了,了解了大致情况。这么跟您说吧,我是看着王源长大的,对这孩子再了解不过了,他从小就藏不住事,也不会撒谎,还特别有正义感,是不可能干出作弊这种行为的。”


“可是......纸条确实在王源的桌子里。俊凯,我理解你对弟弟的关心,但校方在这种事情上不能打感情牌,要讲证据。现在证据就在这儿,而王源自己又解释不清纸条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桌子里,我们不能蒙混过去。”


“证据自然是要的。但纸条不是他放的,他又不知情,当然解释不清了。”王俊凯表情一派正经,微眯起眸时,睫羽间又露出了一抹精光。


主任闻言却神色一凛:“这,不大可能吧。”


“那可不好说,我建议您还是好好查清楚。考场里肯定有监控摄像吧,回放一下就知道这纸条到底是不是王源自己的了。”


“......好吧,”主任斟酌了半晌,朝身边的一位老师招手道,“小张,你明早去监控室把监控摄像调出来吧。”


“好。”那位老师连忙应下。


“先谢谢主任了。”


“不谢,事情本就该查清楚,无辜的人自然会还他清白。”主任点了点头,嘴角还带着丝尴尬的笑意。


“我相信您。”王俊凯恭敬地微微颔首,眼尾又朝王源的方向一扫,“那个主任,没事的话我就带王源先走了。我们回去等学校的消息。”


“好,”对方讪讪道,“你们回去吧。”


王俊凯紧绷的神态在转向王源的那瞬间化解了冰封,嘴角牵起和煦的弧度,温温柔柔道:“好了,咱们走吧。”


他在王源面前摊开了手掌,眼看着对方顺从地将一只手覆上自己的掌心,再牢牢牵稳。


两人就这么拉着手出了学校,等红绿灯的时候,王源才红着脸,默默将手指从王俊凯的手心里拽了出来。


王俊凯偏头,深深望了他一眼:“你没事吧?”


王源摇了摇头。


王俊凯又仔细打量着他的脸:“可看起来怎么这么委屈啊?”


王源咬了咬牙,小声开口:“因为我真的没有。”


王俊凯眼中旋即晕出了一丝很淡的宠溺的笑意:“我当然知道你没有。”


人行道的绿灯亮了,他再自然不过地又去寻王源的手,牵住对方的袖口朝道对面走去。


王源跟着他一边走,一边微微地垂下眸:“你就这么信我?”


王俊凯攥着他袖口的手指又紧了一圈:“嗯,绝对相信。”


“可就算你信我,不代表其他人都信我,”王源犹疑了片刻,才将一直担心的问题道出来,“如果监控录像什么都没查到,我该怎么办?”


“结果都还没出,不要胡思乱想了王小源同志。”


“主任说,要是查不清楚,我有可能被取消今年高考的资格......我要是连高考都参加不了......”


“不会的。”王俊凯看着王源愈加苍白的脸色,心头一紧,严肃地摇头道,“这种事不可能发生。”


“我是说万一。”王源瞪大了泛红的眼睛望着他,嘴角强扯出一抹笑。


这一笑不要紧,王俊凯心疼得脉搏都要迟缓下来。


他叹了口气,无比认真地安慰道;“好,就算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,你没法参加今年的高考了,那咱们就复读一年。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
“复读一年......”王源失落得敛着眉眼,喃喃着,“那你就大三了啊。”


“不管我是大三还是大二,你不都是我的学弟?”王俊凯失笑着刮了下他的鼻子。


“那不一样,”王源眨一下眼睛,又抿一下唇,回答的声音很轻,似乎怕惊扰了什么,“等你上了大三,我们约定的期限过了,你就可以找女朋友了。可我还是个高中生,我还是不能早恋......这多不公平。”


“你是介意这个?”王俊凯挑着眉反问。


两人的眼神触到一起,王俊凯眼眸中一片清明,似乎要参透他的心。


王源慌乱着低垂了眼睑,欲盖弥彰地解释道:“我没有。”


王俊凯沉默须臾,又再度开了口,他低哑的嗓音那么温柔,温柔得像是刺了下心脏。


他说:“没关系啊,大不了我再陪你一年。”


“你当真?”王源茫然地抬眸,似乎对他的回答不敢相信,“如果我复读了......”


“我就再陪你单身一年。”王俊凯笑着接道。


总觉得有哪里不对......还是他自作多情了?王源习惯性地自我否定道。


但他来不及深究这些,光是骗到王俊凯的这个许诺他已经赚够本了。


不就是被冤枉一次作弊吗?......那也值了。


“对了,”王源的语调从沉重渐渐变得轻盈,“你刚才和那老光头说,我从小就藏不住事。我还没弄明白呢......你凭什么说我藏不住事?”


王俊凯看着小家伙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扩大成开心的表情,终于松了口气。


只见他嘴角掀起微小的弧度,纤薄的唇瓣一开一阖,就溢出了动听的低音:“因为你这个人,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,高兴还是难过,生气还是委屈,我一下就看出来了。”


他这么说着,目光就放远了,比平时还要温柔几分,似乎在回忆着王源从儿时到现在,那些喜怒无常的,天真烂漫的,淘气的,可爱的,种种样子。


王源听着他这般娓娓道来,一颗心就忽然膨胀起来,顷刻间塞满了整个胸腔。充盈到他几乎尖叫出声。


太满足了。


他的脸上爬起了一丝红晕,心中却悄悄地反驳道:嘁,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。


我可藏得住事了。你看,我喜欢你这件事你就不知道,我偷亲你这件事你也不知道。


我说王俊凯,你个老处男,初吻都被人偷走了喂......真的一点儿危机意识都没有吗?




tbc

评论
热度(2551)
 

© 谢景行 | Powered by LOFTER